<font id="leb7z"></font>
    <i id="leb7z"><option id="leb7z"><listing id="leb7z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
    <i id="leb7z"></i>

      <object id="leb7z"><option id="leb7z"></option></object>
        <thead id="leb7z"></thead>
        <th id="leb7z"><mark id="leb7z"><i id="leb7z"></i></mark></th>
        <object id="leb7z"><rp id="leb7z"></rp></object>


              深度 | 伊斯坦布爾重選市長反對派又贏了,埃爾多安緣何“失算”?

              創建時間:  2019-06-26     瀏覽次數:


              深度 | 伊斯坦布爾重選市長反對派又贏了,埃爾多安緣何“失算”?

              世界觀2019-06-24 21:02來源:上觀新聞作者:張全

              埃爾多安曾在選舉活動中這樣形容伊斯坦布爾的重要性:“誰贏了伊斯坦布爾,誰就贏了土耳其”。為對沖不利局面,埃爾多安將更多通過“外交起舞”,求破國內政治窘境。這次,老謀深算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“失算”了。23日,初步結果顯示,在重新舉行的伊斯坦布爾市長選舉中,他派出的心腹——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(正發黨)候選人、前總理耶爾德勒姆不但未能替他挽回顏面,反而以更大的差距輸給反對黨共和人民黨候選人伊馬姆奧盧。

              正發黨的失利也意味著,該黨對伊斯坦布爾長達25年的統治宣告終結,預示埃爾多安對權力的掌控在16年后正在減弱。

              “埃爾多安緣何失去魔力?”各國媒體不約而同地發問。分析認為,民眾對埃爾多安“押注”重新選舉的不滿、糟糕的經濟形勢、反對黨對市政腐敗的指控等原因,讓埃爾多安“政治豪賭”破產。為對沖不利局面,埃爾多安將更多通過“外交起舞”,求破國內政治窘境。

              “高風險賭博”

              在輸掉3月份的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,但成功要求重新計票與重新選舉后,正發黨還是沒能在第二次選舉中改寫歷史。更倒霉的是,他們這次輸得比三月份還慘。

              土耳其廣播公司23日報道,所有選票清點完畢后,伊馬姆奧盧獲得約54%的支持率,遠高于耶爾德勒姆的45%。兩者差距較3個月前的選舉明顯擴大。當時,伊馬姆奧盧僅以不到15000票的微弱優勢戰勝對手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項數據也顯示出明顯差距,那就是投票率。3個月前選舉時投票率為88%,此次則高達99%。土耳其媒體如此描述投票盛況:當地居民紛紛結束假期,不顧擁堵趕回家鄉投票,有的甚至為此改變婚期,為的是不錯過這場“事關重大”的選舉……

              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究竟多大的事?埃爾多安為何“輸不起”這座城?

              幾組數據有助我們理解伊斯坦布爾對埃爾多安意味著什么——這座土耳其第一大城市擁有1500萬人口,是選舉的最大票倉。作為土耳其經濟和文化中心,這里貢獻了全國超過30%的GDP。更不用說它身處歐亞交通要沖的地緣政治“身價”。

              此地還是埃爾多安的故鄉和發跡之所。早年依靠在伊斯坦布爾街頭賣燒餅和檸檬水營生的埃爾多安,在1994年的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中獲勝并擔任該市市長。他很大程度地改善了當地貧民窟、治安和交通問題,并以此為政績建立正發黨,直至走上權力巔峰。埃爾多安曾在選舉活動中這樣形容伊斯坦布爾的重要性:“誰贏了伊斯坦布爾,誰就贏了土耳其”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大學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郭長剛認為,伊斯坦布爾是土耳其中央核心權力的搖籃,埃爾多安在選舉之前曾經在國會發表演講,稱如果伊斯坦布爾得了風寒,整個土耳其都會感冒,這不僅在經濟上適用,政治上也同樣適用。

              考慮到伊斯坦布爾的重要性、不容有任何閃失,在3月的地方選舉中,正發黨派出了黨內大將耶爾德勒姆參與競選,意在通過其聲望來確保伊市市長職位,穩固正發黨在該地乃至全國的統治根基。然而事與愿違,正發黨與民族行動黨建立的“人民聯盟”在那次選舉中不但丟掉伊斯坦布爾,還失去了首都安卡拉、伊茲密爾和安塔利亞等大城市的控制權。盡管“人民聯盟”名義上贏得多數選區和選票,但用一場“慘勝”來形容毫不為過。

              選舉結果公布后,咽不下這口氣的正發黨想在伊斯坦布爾實現“逆襲”,以“選舉違規行為”和“計票錯誤”為由要求在伊斯坦布爾的數個選區進行重新計票。之后,正發黨又施壓最高選舉委員會,尋求取消選舉結果并重新選舉。此舉雖然如愿,但被外界普遍視為一場“高風險賭博”,因為“一旦輸掉選舉,損失將更難承受,埃爾多安個人形象也會受損;即便贏了,也不會是一場真正的勝利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現在的結果是,埃爾多安真的賭輸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巨大的戰略錯誤”

              “從一開始,重新舉行選舉的決定就招致廣泛批評,”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說,“再加上舉步維艱的經濟、對政治體系以及對市政腐敗的指控,選民們向正發黨發出警告,稱它并非不可戰勝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在郭長剛看來,正發黨二度選舉反而“輸得更慘”,有幾大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仍在于糟糕的經濟表現。2018年8月以來的土美貿易戰、里拉的大幅貶值、以及土耳其匯市、股市、債市的連遭重挫,使土耳其經歷“三高”經濟困局——高通脹率、高失業率、高赤字,根除這些問題難以通過大規模投資基礎設施等老辦法一招奏效。

              不利的經濟局面也使大量資本逃離到國外,帶來經濟“缺血”的惡性循環。按照土耳其“十五”計劃目標,2018年土耳其GDP總額應達到1.3萬億美元,人均收入16000美元,然而因為全球經濟不景氣、美土關系不暢,去年土耳其人均GDP為9632美元,民眾獲得感大打折扣。他們選擇用腳投票,把怨氣發泄在正發黨頭上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正發黨犯了戰略錯誤。如《華盛頓郵報》指出的,埃爾多安決定重新選舉犯了“巨大的戰略錯誤”。一個不爭的事實是,正發黨選舉失利是經濟惹的禍,但埃爾多安卻將矛頭指向反對派舞弊,要求重選,給外界造成濫用政治權力的不良印象,反而放大了他執政期間的缺陷。不少在首次選舉中搖擺的選民感到此舉不得人心,再加上共和人民黨采取“將伊斯坦布爾不同宗教、階級和種族的居民融合到一起”的競選方略,促使更多投票者拋棄執政黨,轉投反對黨懷抱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,戰術失當。在重新競選的頭幾周,正發黨試圖模仿反對派的積極策略。耶爾德勒姆承諾向伊斯坦布爾居民提供巨額補貼和額外津貼,從電話數據到更便宜的交通卡,再到削減水費、汽油費和學費。但在競選的最后兩周,正發黨和埃爾多安又回到了傳統的攻擊模式,通過指責伊馬姆奧盧與美國、“居倫運動”以及激進的庫爾德工人黨的關系等“搏票”。其間,雖然正發黨也以一些微妙舉動吸引庫爾德選民,但這一做法力度太小,也太遲。有分析指出,正發黨可能需要祭出更極端的措施,方可確保勝利。

              第四,候選人形象使然。分析人士卡加普塔伊說,以前,埃爾多安代表普通人、虔誠信徒,以及無家可歸者的聲音,這些標簽在近20年里成為他的品牌,但一切都過去了。如今,伊馬姆奧盧被比作年輕的埃爾多安,因為他來自黑海地區,那里以戰斗精神和風度翩翩、充滿活力的態度而聞名。他承諾建立廉潔和全面的政府,大受選民追捧;他還成功利用了公眾對執政黨的普遍厭倦,以及對腐敗和任人唯親的抱怨。相比之下,在3月的競選中,耶爾德勒姆似乎是一個“不太情愿”的候選人。在遭遇失敗打擊后,他才采取新的競選風格,在廣場和社區與選民見面,但一切為時已晚。

              第五,反對派拿執政黨涉嫌腐敗說事。伊馬姆奧盧短暫就任伊斯坦布爾市長后,開始調查該市的采購流程,曝出正發黨的支持者們涉嫌利益輸送,為埃爾多安選舉謀利,使充滿擔憂的選民放棄了對正發黨的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政治版圖“碎片化”

              美國《外交事務》雜志認為,盡管近年來土耳其政治環境得到鞏固,但仍處于轉型階段,在經濟和外交政策麻煩不斷的時期,最大反對黨候選人贏得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,意味著一場新的危機正在迫近。

              郭長剛表示,從政治上看,埃爾多安的正發黨此前連續兩年的大選都勢同走鋼絲,說明其社會基礎已不再堅如磐石,而此次的選舉很有可能預示著未來土耳其各黨派的力量對比。一個特征是,土耳其的政治版圖正在加速“碎片化”——共和人民黨、好黨、幸福黨雖然結成聯盟,但意識形態各異,只是因為“反對埃爾多安”的共同目標走到一起;“人民聯盟”內部裂痕也開始顯現,有分析認為此次失利可能會加劇這種裂痕。

              從經濟上看,正發黨失去對伊斯坦布爾的控制,意味著其財政收入來源將會受到極大影響,“埃爾多安經濟學”長期執行高投入、低利率政策,并通過加大對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等的投資刺激經濟增長。一旦地方稅收無法保障,“投資拉動”恐難維持??梢灶A料,土耳其未來幾年的經濟將面臨更大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大學土耳其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楊晨認為,盡管伊馬姆奧盧承諾,會與正發黨合作,解決伊斯坦布爾的環境、就業、交通與敘利亞難民問題;埃爾多安也宣稱正發黨會在“不損害民主、法治和土耳其的和平、繁榮與穩定的情況下”,繼續將2023年的土耳其總統大選定為目標,但雙方的明爭暗斗可能難以避免,甚或更趨激烈,具體來說有四種表現形式:

              第一,埃爾多安通過架空市長權力來管理權力。CNN稱,城市的第二管理機構伊斯坦布爾市議會仍然由正發黨控制,伊馬姆奧盧可能必須駕馭一個潛在的頑固市議會。楊晨認為,如果正發黨不愿放權,那么通過議會來制衡新市長施政,將是個大概率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,埃爾多安對伊馬姆奧盧或左翼的共和人民黨提出丑聞指控,指認其與庫爾德激進勢力、“居倫運動”有染,也是一種可能性。但有分析認為,以這種方式攻擊政敵,或許只會提升伊馬姆奧盧的受害者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,執政黨將大選時間提前至今年晚些時候或明年年初,以求重振聲勢。但從埃爾多安的表態看,似乎并無計劃。作為正發黨聯盟的民族運動黨也認為“談論提前選舉將是我們國家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?!狈治稣J為,在正發黨地方選舉表現不佳的情況下,盲目提前選舉可能冒很大風險,不是個好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第四,執政黨重新尋找同盟者,以便在關鍵立場上迎合更廣泛民眾訴求。楊晨認為,這有待觀察,如果正發黨延續與民族運動黨結盟,表明對庫爾德問題的施壓不會放緩。反之,則表明它想重新松動、放緩對庫爾德問題的政策。

              楊晨認為,雖然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很重要,但在這座大城市失利并不意味著執政黨就此與2023年勝選無緣。執政黨仍有時間在幾年內做出調整,為大選布局。伊斯坦布爾選舉說到底仍是地方選舉,是埃爾多安自己拔高了選舉的重要性,將其結果視作“不信任投票”,一切都是為了衡量2023年大選是否有必勝把握。埃爾多安的原計劃是,在去年將議會制改為總統制并廢除總理之位后,他可以大權在握,在2023年建國100周年之際放開手腳大干一場。遺憾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郭長剛認為,原則上,埃爾多安的確有不少“內政牌”可打,去干擾和破壞反對派的攻訐,但作為政壇老手,這位政治強人也知道如果對內太折騰,“反作用力”也會很大,使原本堪憂的選情向更不利的方向“回擺”,因此會非常謹慎地處理對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郭長剛判斷,埃爾多安的一個策略將是通過國際場合的折沖樽俎,為內部問題打開出路。因為如今埃爾多安在國內經濟上回旋余地不大,無論是吸引外資,還是由于與西方關系惡化帶來的經濟陣痛,都需要從國外尋找解藥。

              土耳其《晨報》透露,埃爾多安將于月底出席G20大阪峰會,與美國總統特朗普、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,商量S-400導彈系統問題。7月2日,他將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,與習主席見面時雙方將聚焦商業合作。此后,埃爾多安預計訪問印度,也會談到印度決定購買S-400導彈系統的問題。今秋或今年底,他還將對伊拉克進行正式訪問,討論包括庫爾德問題在內的一系列重大關切。

              郭長剛分析,埃爾多安“外交起舞”用意不言而喻,想實現三大目標。第一,在美國和俄羅斯之間尋求平衡,最好能夠在購買俄方裝備的同時,說服華盛頓在軍售問題上做出讓步,不對安卡拉發動制裁。土耳其還想拉攏印度,打造更廣泛的統一戰線,增加對美博弈籌碼。第二,希望中國“一帶一路”倡議以及投資,能助其解決經濟困難。第三,與伊拉克會商庫爾德人問題,為國內政策服務?!翱傊?,就是通過外交事務的謀劃發力,解決國內發展遇到的問題。如果能取得收效,將為埃爾多安帶來較好的外部環境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(編輯郵箱:ylq@jfdaily.com)

              https://www.shobserver.com/wx/detail.do?id=159416





              上一條:生活 | 中國食客別擔心,來自“探戈故鄉”的牛肉,新鮮上桌啦

              下一條:觀點 | 大本營重選正發黨再次敗北 彰顯土民眾變革呼聲漸漲 埃爾多安還是丟了伊斯坦布爾

              秒速赛车精准计划软件